草莓影视app扫码下载

兆先啊,不必太过在意,尽力而为就好。”李东阳看完他的策问,心知是考不上了。

“爹放心,儿一定会考上的。”

见他如此,李东阳反倒忧心忡忡叹了一口气,到时候考不上,岂不郁郁成疾?

正午时分,李东阳来到严府,对着何能问:“你家少爷呢?”

“少爷在午休,严府家规,少爷午休的时候,任何人不得打扰,除非……”何能面露难色。

“除非什么?”

“除非皇帝陛下和清娥小姐前来。”

少爷说过,这是甲级家规三十六条唯一可以破例的地方。

李东阳气得苦笑一声,我李东阳竟然不在特殊名单里?这小子一声老师,叫得倒是乎。

“还请你引路,本官亲自去找他。”

何能快哭了,噗通一声给李东阳跪下:“大人,小的前不久才罚了一月的工钱,您就饶了小人吧?!”

李东阳叹息一声,虽然有点莽撞和无礼,但为了兆先,他决定自己找。

春风小绿尽显迷人气息无比耀眼

步入了严府的后院,一间间厢房搜遍,发现都是下人的厢房。

此子难道不住府中?

李东阳看见一旁有道月门,连通着另一座院子。

踏过月门一看,顿时怔住了,宛如别有洞天,风光旖旎,湖波山色,楼宇间的排列整齐精致。

“这……这也是严府?”

李东阳瞠目咋舌,望着这片平静的院子,几个清秀的下人在此处清扫。

走过一间寝房,看摆设便知道,是严恪松的房间。

书案上摆放着笔墨稿纸,还有红楼的书稿。

再穿过一个庭院,看见一间寝房,门紧关着。

“大人,少爷还在休息……”晓是后院的管事。

严成锦听到声音,起穿好衣服,推门走出来。

“老师好啊。”

“你小子……本官还以为你是真穷,你藏得这般好!”李东阳一副被欺骗后的愤然。

要不要约李东阳去爬山?严成锦仔细思考了两秒钟。

“老师有事要找学生?”

毕竟是要求这小子,李东阳顿时蔫了,微微低下头,干咳一声:“是有事要麻烦你。”

严成锦领着他到后院的正堂。

“兆先与你相熟,对你又颇为信任,可否劝他,不要参加科举?”李东阳面色一红。

大舅哥已经渣到李东阳也放弃了吗?

“老师为何?”

“本官今看了他的策论,作得实在不尽人意,兆先对科举的执念极大,恐怕考不上。”

李东阳担心,他因此再落下病根?

严成锦顿时明白了许多。

“敢问老师是想让他,今年不参加秋闱,还是这辈子不参加秋闱?学生有两个餐。”

李东阳眨了眨眼睛,一副惊疑的表。

“有……有何区别?”

“甲餐是兆先今年不参加科举。”

“乙餐是兆先这辈子不参加科举。”

“老师心里清楚,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恕学生直言,以兆先兄的天资,再过几年,也未必能考上,老师要哪个餐?”

李兆先三十多了,比王守仁还要大一截,接连考了几次都不中。

纵然有李东阳这样的父亲,也不一定能考得上。

除非等朱厚照登基……

给李兆先开一条绿色VIP状元通道。

李东阳长叹一声,严成锦说得对,前些年兆先有病在,对其期望也不大,疏导了对他的教诲,才导致了这般境况。

严成锦把李兆先喊到府中,发动了灵魂对话。

“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李兆先有点懵了,头一回听闻梦想这个词,露出深思、疑惑且摸不着头脑的表。

知道他不明白,严成锦指着笼子里的跑步鸡,解释:“它们的梦想是,明早起来不用跑步,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跑步鸡雀跃地咯咯作响,仿佛回应他一般。

李兆先仿佛明白了一些:“考上科举,当父亲一样的大官。”

严成锦摇摇头,料到不能轻易忽悠李兆先放弃科举,便把谢丕喊来了。

谢丕从正堂走出,对严成锦做了一揖,对李兆先道:“李兄可想过,先为自己,再为天下?”

“以中兄怎能如此说?!”两家是世交,李兆先认识谢丕:“吾等大丈夫,当然是要做官,为天下百姓安立命。”

严成锦知道,存天理灭人,那一又出来了。

存天理灭人,在读书人上就是,为天下苍生而生,把自己的**抹灭。

也就是,没有梦想……

他见过第一个践行心学和有梦想的人,是宋景。

宋景喜欢折腾宋氏天工里的东西,并且认为不一定要当官,才能造福天下百姓。

比王守仁还要超前。

“并不是如此,李兄知道许多人当了官,反倒要辞官而去?这便是因当官,非心中所想的缘故。

愚弟的梦想和宋工一样,用理科改变大明,当官不过是想将理科推行光大罢了。”

谢丕一脸正色地道。

李兆先呆住了,父亲是当朝次辅,为了不丢父亲的脸面,他才对科举的执念很深。

可自己到底喜欢什么,他却一直未想过。

以李兆先的家势,完全有能力做想做的事,严成锦适时添一把火:“谢丕说的不错。”

李兆先点点头,低着头走了。

就他的反应来看,严成锦知道效果还是不错的。

华盖,

王华微微躬道:“陛下,守仁违抗圣旨,在海南招募兵马,此罪还未定。

让臣担任秋闱主考官,恐怕……”

弘治皇帝站起来,走到王华前:“王师傅当了秋闱的考官,朕才不好处置你。”

王华哭丧着脸,怎么听起来要杀我儿,所以要保我?

“陛下,守仁他……”

“不必多说!”弘治皇帝微微蹙眉道:“朕是皇帝,国有国法,朕还没当太子的时候,太后就请王师傅教朕,王师傅应当比朕还清楚,《皇明祖训》!”

王华深吸一口气,想为儿子做些什么,心中忍着痛,微微地点点头。

十几过去。

严成锦心中隐隐担忧,不知王守仁平定黎乱,到何种地步了。

历史上,这场黎乱,要暴动到嘉靖初年,才彻底平息。

符南蛇死后,黎人的怒火越烧越烈,又出来一个陈六公。

接着起义!

若是不教化,黎乱不会平息的。

这便是当初让王守仁去的缘故。

“最近可有从海南传回的疏奏?”弘治皇帝问。

“只怕左宗彝才到广东,调动船只渡海,准备军粮,需要一些时,相信很快就有消息。”秦紘道。

话音刚落,小太监便进来禀报:“陛下,左宗彝大人回来了!”

严成锦心中一动,疯狂分析,定然是海南有了消息。

有六成概率,王守仁平息了黎乱,左宗彝回来报功。

还有四成概率,左宗彝发现广东备倭卫的败政,回来揭举。

毕竟东南备倭卫的**,不亚于京军。

弘治皇帝心中大感诧异,左宗彝怎么回来了?

秦紘等人同样异常震惊,通常这种况下,只有一种状况。

那就是海南打了胜仗,可以班师回朝了。

否则,半途折返就是抗旨!

要杀头的。

“不可能,才过去月余时,怎么会平息如此之快?那可是十万人啊!”秦紘惊呼。

弘治皇帝急道:“快让左卿家进来。”

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