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啊app

调虎离山……

唐紫鸢紧咬红唇,没想到,她竟然被这么白痴的伎俩骗了。

“唐小姐,好久不见。”

那张深红人像面具里面,传出一句英文,这声音嘶哑而低沉,光是听着,就仿佛有几把刀剑在人的灵魂上切割,恐怖至极。

“丧钟……没想到连都亲自来了。”

唐紫鸢银牙紧咬,眼中透着一抹深深的畏惧。她缓缓朝后挪动,一只玉手悄悄摸向后背…

“呵呵,唐紫鸢,以为将把实验室搬到这座小城市,就能逃过我们血伐的追踪吗?”

被叫’丧钟’的男子,发出磨盘般嘶哑的笑声,玩味儿地道:“是自己把试验样本交出来,还是我杀了,再去取?”

“唐总!我来救!!”

忽然,一道正义凛然的咆哮响起。

原来是一个刚上完厕所的内劲武者,提着裤子走出来,撞见了这一幕。

唐紫鸢诧异地转头看去,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这是一个来自江南八极门,内劲小成的武者。在S级实力的丧钟面前,就如同蝼蚁一般孱弱。

森女系妹子纯白居家服俏皮发带甜美笑容写真图片

“白痴,别过去!”

“哇呀呀呀呀!敢欺负我女神,我跟拼了!”

身材魁梧的男子,龇牙咧嘴地举着拳头,朝丧钟冲了过去。

丧钟嘴角微勾,右手后探,握住了脑后的刀柄…

“嗤啦——”

刀光一闪!

大片的雪白闪亮,将整条走廊映照得犹如白昼,同时一个金属切割血肉骨骼的声音也响了起来…

“噗通!噗通!”

待唐紫鸢再睁开眼时,那八极门的武者,从头顶到胯活生生被劈成两半,猩红刺目的血液,混杂着肠子和内脏流出…

18楼。

场景宛如修罗屠宰场。

到处都是鲜血和残肢断臂,靠近人肉炸弹的中心的武者,甚至连一具全尸都没留下来,离得远的,也受了重伤,哀嚎惨叫声,此起彼伏。

有的武者,被炸断手臂和大腿,鲜血汩汩地流出;有的武者,被炸漏了脖子,死死捂着缺口,鲜血却从指缝里喷涌而出,溅的到处都是;有的武者被炸烂了脑袋,直挺挺地靠在楼道墙角里,红的白的淌得满身都是…

于寒烟呆滞了。

她被宁小凡拉到一个安全地带,瑟瑟发抖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“将军……将军救我……”

一个虚弱至极的声音传来,于寒烟机械般的扭过头,望见一堆寒刃队员的尸体中,穆岚艰难地抬起头,声音仿佛一盏随时可能熄灭的油灯。

“穆岚!!”

不远处,吴谦发了疯一般冲过来,死死捂着穆岚的腹部,眼睛充斥着鲜血。

短短几分钟。

数十名武者死伤大半,只活下来十名左右。

于寒烟的十名寒刃队员,一死一伤。

武者们仰天怒吼,纷纷朝楼上奔袭而去,发誓要报仇。

“穆岚……穆岚没事吧……”

于寒烟脸色惨白地来到穆岚身边,扫了一眼她腹部的伤势,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只见她整片腹部基本都没了,内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,鲜血在她身下汇成一湾血泊,整个人只剩下半口气。

“将……将军……帮我照顾我父母。”

“穆岚,穆岚不会死的!!”

于寒烟哭了,穆岚和吴谦跟了她将近十年,三人情同手足。

“我来吧。”

一道叹息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紧接着,一只白皙的手掌伸了过来,轻轻覆在了穆岚腹部,大片青色灵光涌出,飞速治愈着穆岚的伤势。

“……”

于寒烟望着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,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刚才应该就是他及时拉开了自己,否则她的情况,不会比穆岚好太多。

宁小凡此时的形象,是一名中年沧桑大叔,大概三十五岁左右,穿着粗布衣服和布鞋,看着就像进城务工的农夫。

“穆岚……穆岚!不能死……高手,高手救救他!”吴谦崩溃大哭,恨不得跪下来给宁小凡磕头。

“放心,只要她还有一口气,我就能把她从阎王爷那儿拉回来。”

宁小凡说话间,眼神一凛,手中青光再次大盛,几乎笼罩住了穆岚整个人。

“这青色光晕,有一种极其旺盛的生命力气息,难道他是术法大师?”于寒烟痴痴地望着宁小凡,她以前就听说过,术法一脉,能杀人亦能救人。

不多时,穆岚腹部的血管和神经基本都修复成功了,只剩下残缺的血肉。

宁小凡不是神,他的万能灵力最多只能催化神经和血管疯狂生长,至于肌肉,短时间内不可能长起来。

“给他吃下这个,然后尽快送她去医院。”

宁小凡从怀中摸出一粒金色丹药,交给了于寒烟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于寒烟接过来,只感觉一股极其炽烈的药香充斥鼻腔,甚至胜过她以往见到过的所有丹药的总和。

“护脉金丹。”

宁小凡一语言罢,缓缓起身,抬头望向楼上。

“谢谢!谢谢高手!”

吴谦和于寒烟不断向宁小凡道谢,然后给穆岚服用了丹药,后者的脸色,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苏了。

“这里交给们处理。”

宁小凡撂下这句话,身影倏然消失在原地,朝楼上奔去。

此时,18楼只剩下三个活人,其余武者,全部怒吼着上楼去报仇了。

“吴谦,穆岚交给照顾,我要去楼上帮忙了。”于寒烟缓缓起身,眼中闪烁着刻骨的仇恨。

“将军!务必小心!”

“嗯。”

一声落下,于寒烟转身朝楼梯奔去。

大厦顶层,走廊里。

十几名武者从楼梯上出现,看到丧钟五人,眼睛瞬间通红一片,疯狂咆哮地扑了上去。

“该死!只剩下这点了吗?”

唐紫鸢咬贝齿紧咬,她花费数亿,雇佣了足足三十名武者,此时却连一半都不剩。

“啊啊啊!报仇!”

“杀了这群畜牲!!”

“老子要生撕了们!”!

武者们瞬间将血伐小队包围,怒吼声,夹杂着拳风腿风,朝他们轰去。

“一群蝼蚁!”

丧钟眼露寒意,瞬间拔出背后背着的两柄长刀,一劈一斩,就有两颗人头滚落地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