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tv官网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都这样了,还说没有事?”周云月拍心口,压下心脏惊跳朝着两父子命令:

“不行,你先去好好洗个澡,他爹,你去找出消毒水来,得给他身再好好上药,擦伤面积这么大……”

“妈,我等一下就洗——”濮阳渠望着走出房间的妻子,鹰目炽热的说道。

栾宜玥面容亦是担心的,但是看到小珠宝已经被丈夫哄到了大姑子怀中,大步疾向自己,她也顾不得家里人都在,顺着他的意进了房间。

一进房间,濮阳渠就利落的关了房门,知道团团圆圆已经睡着了,他关门的声音极小,留在门外的周云月和濮阳柔面面相觑——

“噗,哥他这也太猴急了!”濮阳柔捂着嘴轻笑,惹来小珠宝不太理解的眼光。

濮阳江重重地“咳”了一声,瞪向胡言乱语的女儿,粗声挥手吩咐:

“你在小珠宝面前瞎说什么,去去,快带小珠宝先下楼去小卖部里,看看有没有棉花、绷带等包扎伤口的药物卖,买些回来,慢一点别摔着了。”

看到小柔敬了个礼,带着大孙女偷笑的下楼了,周云月失笑的摇头,低喃:

“这孩子,咳、也不容易,我去做饭,你来帮我手!”

说着,望向儿子的房间,眼中笑意浮了上来。

纯美小妞的清闲时刻

“嗯,你最大,你说什么都是对的!”濮阳江被老妻一瞪,脑中亦是回忆起曾经的自己,只是,岁月催人老……

房间里

长途跋涉好不容易见到爱妻,濮阳渠关了房门就想亲栾宜玥,可栾宜玥怒火一瞪,他就只能傻站着被妻子‘检查’身体!

她是真的担心丈夫的身体,顺着他的意进房间,本意也是想查看他的伤口,又怕吓着孩子和老人。

“嘶~!”栾宜玥不敢置信的看着丈夫半边的身体,一大片的擦伤,这种程度的剧烈擦伤,地形肯定是特制的!

“你这是去演习,还是去剿匪?怎么象是跟人打斗?到底多少个人打你一个?”栾宜玥眼泪都要掉了,这都结痂了还这么恐怖,当初这伤可不是流了好多血?!

濮阳渠的单兵能力有多强,小宋可没少在她耳边崇拜的说过,特战队里三个人组织都没能将他打趴下,这身上这种伤势,十个打他一个?

“老婆,你别担心,我就是一时不察伤了这点,对方伤地更重我可没有吃亏。”濮阳渠小意的哄着,大手想将爱妻拥进怀里。

“我管他去死,你都这样子了,你还能精虫上脑?不行,我给大盆里放点水,你好好洗,上药!”

栾宜玥眦大眼躲开,朝他轻斥——想打他都无处下手了,他半边身子都擦伤,另外一边虽然没有这么恐怖了,但是身前身后都有不少的瘀肿,光看就能想地出来当时的情况有多凶险。

濮阳渠的身体就挡在门口上,栾宜玥气地说了他一通,却见他鹰目灼灼地望着她,她呼吸一顿,瞪他:

“看什么看,让开,我给你放水唔——”

男人这一回,不再客气,迅速欺身上前搂住她就亲吻!

他想妻子软软的身体,都想了整个四十六天,想地心肝肺都痛了,一见到她,只想将她锁在身下肆意怜爱!

“老婆、老婆,想死我了!”濮阳渠一开始堵地猛,但是实际上却吻地非常轻柔,非常照顾爱妻的情况,在发现她气息不稳时,已经退开,转战着她滑嫩的脸颊耳畔……

男人粗嘎的呢哝爱语便响在了发胀的脑中,栾宜玥小心的攀着他的肩头,手掌完不敢乱动用力,就怕伤着他的伤口。

“你就欺负我…别再亲了,等会儿爸妈就要取笑我们了!”栾宜玥感觉到男人对她炽热的缠绵,软了软娇糯的声音控诉。

“呵~”男人低醇的中音非常的迷人,亲吻她的眉心:

“老婆,这种事,爸妈他们会识趣避开,我离开了这么久,猴急不是正常吗?”

他真的很猴急!

然而说完一句,濮阳渠还是配合的松开爱妻的娇躯,怕她脸皮太薄等会真的跟他急,那就真的得不偿失。

发窘地剜了丈夫一眼,栾宜玥娇软说道:“好啦,别闹,你去看看团团圆圆,我去给你放水,先洗完澡上了药,咱们家好吃团圆饭,好不好?”

说完,栾宜玥显然觉得这话里是喜悦,眉梢都带上了欢喜,一对潋滟的眸光望向濮阳渠时,带上了软软的撒娇之意。

濮阳渠深情凝视着爱妻,此时比身体更勃动叫嚣的,是心脏的搏动鼓跳,他柔情轻吐一句:“好!”

栾宜玥主动踮起脚尖,在他坚毅的下巴亲了下吻,满意地如同哄宝贝们一样,轻道:“乖!我去给你放水~”

这小妖精!

男人低垂着眸光炽热地望着她,看到她嘴角勾起来的悦色,最终还是随了她的意,抬步离开原地走向俩躺在小床上的儿子们——

栾宜玥见丈夫配合,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心底也溢出了欢喜,打开门时,见客厅没有人,倒是厨房里传来公婆的交谈声,她脸上渐泛起红潮。

都怪濮阳渠!

不用看,她也知道这是公婆特意使开了大姑子和小珠宝,留点空间给他们夫妻亲近……

看出公婆的意图,栾宜玥原本小脸就有些潮热,这会儿小脸更是热地快冒烟了。

真的……好丢脸。

栾宜玥拎着自己的耳垂,快步闪进了卫浴间,用给孩子们洗澡的大盆放满了水……虽然浅了点,但是还是能坐下来的。

想着象人高马大的丈夫坐在这大盆里,她差点喷笑出声。

水都放满了,见丈夫还没有出来,她奇怪地朝房间轻喊了声:

“渠哥,水放好了。”

她边走边说,为的就是让公婆知道,她和丈夫没有在房间里干‘坏事’!

嘤,跟长辈生活在一起,就是这一点不方便,得顾及老人家的观念和想法。

走进房间,她才看到,原来丈夫垂头望着团团圆圆露出了一张傻脸,居然看地入神了。

“老婆,团团和圆圆养得真好!”而且,一眼就能看地出来,是他濮阳渠的亲生儿子,跟他小时候很象!

爸那里还有他小时候的相片,他见过几次,完是缩小版的自己…一看到他们,他心都软软的,想将世界上最好的,奉在他们面前——

大约,天下的父亲,面对自己幼小的孩子时,都是这样子的。时隔了四年,他再度有了这种柔软而珍贵的体验……

栾宜玥抿嘴一笑,丈夫这一声肯定,让她觉得付出有了回报,她笑眯眯的点头,“那当然。好了,他们刚睡着,你快去洗澡,水我都放好了,你尽量身泡一泡!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濮阳渠收回凝视儿子们的目光,长手揽住爱妻,用力亲了她的脸颊,低喃:

“老婆,谢谢你!辛苦你了。”

栾宜玥心跳快了一瞬,手掌却已经推了推他,“你快去!”

这混蛋,房间门根本就没有关,被公婆看到多难为情!

进了卫生间,看到那盆里的水,是妻子特意弄来给他清洗治愈身上的伤口的,濮阳渠还是觉得太浪费——

直接将其盛起来一半,放进他的空间,留着以后应急用。这才开始坐上盆里淋浴健硕的躯体!

等栾宜玥给濮阳渠上好了药后,一家子才和乐的吃过晚饭,濮阳柔去洗碗,一家人坐在客厅里闲聊……